網頁

2012年7月17日 星期二

政經的觀念與存在論

以前好像我也已經有過說明,由於我大學教育就是在日本,所有寫過的論文,我也維持一個原則,不以台灣最為主題!這有兩個原因,一是:當時網路並不發達,在 日本要蒐集台灣的資料,少而零散,另一個原因是:我不願意因為是外國留學生,而期待被另眼看待,在日本而用台灣作研究主題,不只同學不熟,可能教授也不完 全熟悉,根本是不同平台的感覺,而且我覺得有一點求饒或混水的感覺。所以所讀的不是日本就是世界,和我的同學完全同一平台,競爭學習和被評斷,而應用回台 灣,這是我認知的留學的價值。

對於經濟也是如此,我只能從這十幾二十多年來,回台灣停留時,所能觀察到的時事和現象,對於實際經濟的線性發展,反而並沒有很充分的掌握,資料也相對並不充足,因此無法做很武斷或正確的判斷或批評。例如中猴桑有很完整的實業界歷練,這是我所缺乏的,我想他的說法,可能要比我的確實精準許多。而我所學的,偏重於經濟思想、學說和理論,實務則相對薄弱,這和我對文化人類學的學習也相同,對台灣的田野調查,我事實上是相對不足。

但是即使所學是,偏重於思想、學說和理論,我也一直自我要求,要把學說或理論,用最淺顯的語言說明,甚至要能讓一般人或老農也能聽懂!那才有學問的意義,也是我終生的挑戰。國民黨由於是一向自我定位為外來政權(反攻大陸的基地),所以觀念根本上缺乏著地生根的打算,所以對台灣的經濟利益的攫取和攏占,勝於提升和發展!這也致使台灣人要經營企業時,首先必須要先適應,掌權者這 種思考和作為,因此短期投入和急於取利,就成為首要考慮!而路邊攤經濟性格,就是在這種環境中經年累月形成!

台灣天然資源缺乏,石油、瓦斯等重要資源,表面號稱國營,但實質上所謂國營企業,一直是國民黨的禁臠!甚至到現在情況也沒有甚麼改變。我也曾經抨擊台灣的汽車工業,號稱保護,但是台灣所謂的汽車廠,幾乎像是國民黨的子公司,所保護的是利益而並非技術。這家公司四十多年來,除了組裝一台,在台灣幾乎看不到的所謂國產車之外,台灣的汽車工業,只有滿街的汽車販售公司,再來就是滿街的汽車修理廠!用粗俗的話形容,所謂的汽車工業,只是外來政權既得利益者及其近親、近權者吃雞腿,台灣人就只撿雞肋和濺溢出來的雞湯!而這家公司現在說要和中國合作?他除了拿資本去合作外,中國會需要他不存在的技術嗎?

許多事情具體而微或一葉知秋,我也曾寫過台灣的機車滿街跑,但是真正台灣自始,就台灣製造的新三東機車,卻已經幾乎沒多少人知道了!他曾經有過二衝程五十 CC機車,當時甚至銷售比日本機車好,但是一紙命令五十CC不能載人,就讓這一家台灣企業,雞飛狗跳甚至因而破產關門!一個萌芽中的台灣機車工業,就此進 入短期投入、快速獲利的裝配工業型態。而這種發展型態,不就也是現今台灣電腦工業發展模式的前身?或者電腦工業的發展,不就是機車工業的翻版?也就是利益先於技術考慮!因此此處無利可圖時,當然眼光就轉到中國去了。

路邊攤當然大多數是台灣人擺的,路邊攤經濟中的企業,也多數是台灣人所經營,因為經濟利益的攫取和攏占的權、或政權,就是掌在外來的〝外人〞(不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手中!所以做法選擇,就只剩下,適應環境、或者是接近權勢。 政經、政經,台灣就是典型,經濟完全被政治掌控的環境!至今改善的程度並不大。論語中有一句:「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我看應該改 為「政權之得風,小民之得草,草上之風,必偃!」,這種觀念、概念的問題,如果不正確釐清建立,那可能台灣:滅國之時近、建國之途遠。

路邊攤經濟模式,其實並不是全然貶意,主要的是,如果不從觀念上釐清,如果再加上錯誤政策施行,則是容易重複錯誤的循環。台灣原本也許有機會,成為古典派經 濟學的忠實實行者,laissez-faire(自由放任)並不是壞事,而路邊攤經濟模式,另一角度看,他就是在實踐laissez-faire(自由放 任)。但是經濟上的laissez-faire(自由放任),和政治上的自由liberty,雖然漢字都是自由,但意義上並不完全等同!古典派經濟學主張 (正確應是馬歇爾開始)laissez-faire(自由放任)的同時,他也是主張小政府。

所以亞當史密斯也曾經提過,所謂的「夜警國 家」,簡單說,就是白天經濟活動鼎盛時,警察少出現,到了夜晚,夜警則須守衛,白天大家所創造的經濟成果財產!也就是政府減少干預,但是最大的功用或責任,則是必須守護經濟活動所創造的成果財產!而台灣顯然是缺乏夜警的政府功能,嚴重一點,倒是像有夜間運送業?白天雖也放任自由,自己卻也少參加生產經濟活動,到了夜間則趁勢般運到自己倉庫、或者偷運出國?!

古典派經濟學,除了亞當史密斯,還有他的繼承者,也是古典派經濟學的完成者大衛李嘉圖,他的主張除了「經濟及課稅原理」之外,還有針對自由貿易的「比較生產費說」,也就是進行貿易的各國間,對生產成本上比較優位的商品,各自特化分業體制,透過貿易而可成為相互的利益。這個比較的基點或本位,其實就是建立在本土經濟考慮!這個神髓一直被台灣的現時經濟所忽略或忽視。日本雖然一樣有產業空 洞化的疑慮,但是至少日本,還掌握了相當可觀的技術!而台灣卻缺乏有力的技術可掌握,空洞化就是整組移走,而很難有復原的機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