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3年2月21日 星期四

當苦行變蠢行時

陳致中要參選之前,我曾寫過幾篇文章表達反對的看法,但是終究是比不過陳致中周邊,幾位國師級的有能而有義的,據說是〝聰明的阿扁們〞,但是我說的:讓民進黨欠下人情,和今日去追討民進黨要救扁,的功效與正當性如何?不彷放下鞋子靜心思辨看看,暴虎憑河是哪門子的積極意義?可能尚有人不知所以然?

2013年2月20日 星期三

赤足暴走往何方?

阿扁被關在台北看守所時,我曾去過一次(小人物無法會見),也見了許多很純的阿扁們,守在看守所門外聲援,我除了聽到他們,對馬政府濫用司法鬥爭的不平抗議之外,沒有聽到他們抱怨言牽拖一大堆。 然後我看到網上和社會,突然爆出很多我看起來是很蠢的所謂阿扁們,他們到處挺著挺扁的旗號,然後在綠營挨家挨戶監視,誰沒有和他們一樣喊口號救阿扁,問題是真正的阿扁,仍然被關到人變弱、臉變黑。

2013年2月7日 星期四

私論感言

亞當史密斯在未寫國富論之前,曾經受大衛休莫建議到法國,而介紹當時法國學界名人與他認識,其中一位是外科醫、也是法國宮廷御醫的佛蘭梭瓦.奎納Francois Quesnay,他五十歲才開始鑽研經濟,是法國反重商主義的先鋒之一的重農主義者,不過他有一個觀念,卻相當程度影響了亞當史密斯。他形容經濟社會全體,就如同一個人,研究經濟就像研究病理,而事實上這個觀念,其實不只影響亞當史密斯,也影響我個人對於經濟學的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