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2年9月5日 星期三

本質的認識與詮釋

鄭弘儀曾經在2010年五都大選時暴言出幹,暴言粗言要美化成優雅或有禮,誠然是錯誤也不可能!但是造成他開幹的內容,卻得不到正常的討論,甚至許多媒體,根本是混水沉沒在語言的雅俗攻喧,他所提起的並不只是台灣內部的對抗或衝突,不能只是如此簡單詮釋!他所引發、衍生的議題,至少點出了幾個主題或對抗的態勢:


 第一:這正是台灣和中國的對比,在台灣現在充斥有中生,當然必定就會有台生,中生由「獎助」變為「補助」, 那台生有沒有獎助或補助呢?獎助是有時間、次數、人選等限制,就像6個人賽跑只取前三名有獎,但是補助,卻可能變為普遍性的,有或存在就補上或補足!例 如:6個人賽跑要補助6人各一個便當。而台生顯然是包含了各族群,這一次是連外省族群的台生,也被分割在外!所以不是台灣內部族群問題,而是和在外的國族 身分問題!

第二:這次事件已經由藍藉媒體和政府,圍剿綠營媒體人和綠營,漸漸轉為人民和政府、民生對錯誤的政策!最理想是能完全成為,人民對政府。而這個問題的根部,就是政府政策,完全不把人民的實際狀況、和社會觀感,當一回事或作為政策設定的主旨!也就是這問題的核心,原本就是人民對政府、或是人民應該對抗政府!每個台生背後,都有一個台灣家庭,台生的教育費,沒有了政府的獎助、補助,那麼他的學費要從哪裡來?不就是父母的收入、或者自力更生打工而來嗎?那這個問題,是不是民生問題?這個政策對像,是把本國人民排除在外的政策,人民對這個政策,該不該針對設定制定的政府呢?因為稅是交給政府的!

第三:這次的戰爭,是網路區塊和大眾媒體的戰爭,由之前金恆煒的支援募捐,完全是在網路發起進行,甚至一天之內,就募足了原本的數額!一週不到,不得不強行終止,因為已經超過預先的估計額度好幾倍。網路的力量,讓人感受到有了一番意想不到的力量!緊接著事廖小貓KUSO事件,政府公器的要強行介入,面臨網路的撻伐,緊急收手、公開改口沒有介入的意思。網路的這個能量,我不知道是否已經足夠成熟穩定?但是無疑地,他已經成為電視媒體的一隻「對抗馬」(這隻馬不是馬英九的馬)不容忽視!

台灣現狀上,電視媒體的主控權在藍統一派手上,這個事實到目前可能很難予以否定!如果用一個簡單的假設,鄭弘儀事件沒有發生,或者鄭弘儀事件發生之前,客觀上,統媒沒有能全力攻擊鄭弘儀,不過卻也傾全力在打扁案,不是嗎?就對統媒的觀察,左塗脂藍營、右抹黑綠營,事實上是一直是未曾稍歇或改變過!而反觀綠營,一直都是處在弱勢的電視媒體環境,現在統媒只是把其他先放一旁,全力圍剿鄭弘儀,對綠營來說,大眾媒體環境,根本沒有變好,也沒有變壞!只是藍營更換媒體攻擊點而已!

但是變動也有可能就是契機、也是轉機!端看如何運用?或如何極力爭取詮釋?從昨天到今天,顯然藍營統媒,似乎並沒有占到任何便宜,也就是不論鄭弘儀有無爆 粗口或髒話,綠營到目前為止終究還是分不了一杯羹!目前綠營我們唯一能著力的,原就是只剩網路區塊媒體而已!看問題必須要全面,戰爭除了受季節影響外,也 會受天氣的變化影響,戰爭不只有是戰略室規劃,一成不變的推進而已,掌握既有的局勢,做最有利的發揮,才應是戰爭真正所必要的!而這前提是,事件的事實、 現象的本貌、問題的癥結,要先而且能詮釋釐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