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2年5月20日 星期日

文化?藝術?中國話

文明的演進不可或缺的要素,語言和文字,語言的功能起於溝通的需要,人類定住聚居之後,由於接觸頻繁使得語言因溝通而複雜化,也就是為了能更正確而明白地 傳達意念,否則就只是以單音、大小聲,來傳達做簡單的喜怒哀樂的情緒。有了文字,才使得生存經驗、生活的智慧得以保存、流傳,缺了語言和文字,人類就只能 在單純的生命本能性循環中輪迴,也就是吃飽、休息、吃飽、休息、成長... ,交配、 生育..交配..等等,直到衰老死亡。

但是當人類習得語言、文字之後,似乎是接觸了文明的象徵或要素,卻也未必能真正駕御文明,有時反而被文明反 " 架御 "了!就如為何會有媒抗,大家都知道媒體被多數壟斷,可是另一角度,為何人會被媒体壟斷?環境因素當然是主要的,我喜歡以人類本能性演化,來觀察分析。人 類演化都以狩獵、蓄牧、農耕進行, 世界各族人類皆是,原始民族大都停留在狩獵階段,少部份有進入蓄牧,多未進入農耕階段。用演化的角度解析,現代人一生下來就被教予語言、文字等文明的要素,可是潛能卻未必以相同速度演化。

狩獵階段的人類,潛意識中是屬於即興式的,也就是看到獵物就想法補殺,也是被動性的,蓄牧則是主動性的、選擇性的,到了農耕階段才是主動性,而且計劃性 的。就以看電視或使用電腦獲取資訊習慣,很多人只是即興式,有的是主動式選擇,有的能主動性計劃, 主觀的 " 我是誰?" 、客觀的 "這是什麼?",如果無法或未予釐清,很多人可能無法察覺,自我究竟是演化在那一個階段?

語言和文字同時也是文化非常重要的表徵,但是卻不是絕對的,台灣的女子歌唱團體,所發表的歌曲〝中國話〞所引發的爭論,基本上這當然是一種商業行為,或要 稱為藝術創作也無不可。反正藝術的本質裡,原本就存在一種模擬或擬真,它的範圍原就是無限,也就是無法限制,這和哲學的本質「究明」,也是很難相容或許應該說就是衝突的。柏拉圖和我相同,耶~~~應該說是我和柏拉圖的看法是相同(當然柏拉圖是接受音樂的),對於所謂的藝術,只遠觀而敬謝不敏。

但是如果把這件事拿到文化的層面來探討,這是一首令人覺得不快的一首歌,和令人非常討厭的,所謂的創作行為,坦白說是令人鄙視和不耐的!構成一個文化的要素,除了語言和文字之外,也還有一個很主要的主觀認知,那就是ideology(意識型態) identity(齊一性或同一性) ideology(意識型態)在台灣,已經被整得或形容的不成型了,擁有意識型態好像是一種惡德一樣!但是其實意識型態卻是成型於生活習慣、習俗等種種,也是使溝通能夠溝通的一種主觀平台,沒有意識型態,就不可能有identity(齊一性或同一性)的確認可能。

或者從另一個角度看缺乏 identity(齊一性或同一性)ideology(意識型態),即使住在同一個區域、使用了相同的語言和文字,基本上只是一種〝雞兔同籠〞的狀態, 而所謂的溝通就成了〝雞同鴨講〞的中國話了!這個歌唱團体、和這寫歌者的〝identity自我同一性〞,可能是必須先自我「究明」了!而自由時報等批判,只是言詞上的瑕疵,identityideology可能沒有什麼可以苛責的了,我不懂藝術,所以這是我的〝哲學上的偏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