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2年5月20日 星期日

孫文豁大隈重信兮批

1913年孫文曾經寫信給大日本帝國首相大隈重信伯爵在書簡中自稱中國為支那,全文共計34要注意喔1913年已經是中華民國3年了而孫文就是號稱中華民國的催生者而被一大票台灣人尊稱為國父但是連他自己也是在重要外交文書上支那長支那短但是幾年之後前陣子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也學孫文稱中國為支那不過孫文的徒孫輩們這下子卻感覺被輕慢侮辱了而似乎義憤填膺?老實說,我之所以根本地看不起國民黨分子原因也在此光是會幹盡壞事卻書也不讀連自己自認的老祖宗的文書也不看?!

這個文書証據其實早已全文被舖曬在網路我就順手也併呈好了





以下是本文:(孫文還算有點常識所以全文不加標點)


拜啓
大隈伯爵首相閣下 竊謂今日日本
宜助支那革新以救東亞危局
而支那之報酬則開放全國市
場以惠日本工商 此中相需至
殷相成至大 如見於實行則日本
固可一躍而躋於英國現有之地
位為世界之首雄支那亦以之而得
保全領土廣闢利源為大陸之富
國徒此輔車相依以維持世界之
和平增益人道之進化此誠千古
未有之奇功畢世至大之偉業也
機會已熟時哉勿失今特舉其理
由為
閣下陳之鬥加意詳察兩國幸甚支那
襄者苦滿清虐政國民共赴革專
制為共和而民黨篤信人道主義
慾減少戰爭流血之慘故南北議和
使清帝退位後舉袁世凱為總統
袁亦誓守約法矢忠民國乃自彼就
任以來背棄誓約違反道義雖用
共和民國之名而實行專制帝王之
事國民怨怒無所發舒乃其暴虐
甚於滿清而統馭之力又逮不及故
兩年之間全國變亂頻起民黨
之必興革命軍之必再見無可疑
者顧革命軍以自力而無助則其
收功之遲速難易或非可豫期以
言破壞之際得世界一強國為助則
戰禍不致延長內免鉅大之犠牲對
外亦無種種之困難日本於支那地
勢接近利害密切革命之求助以日
本為先者勢也以言建設之際則內政
之修善軍隊之訓練教育之振興實
業之啓發非有資於先進國人材之
輔助不可而日本以同文同種之國
而又有革命時期之關係則專恃
以為助又勢也日本既助支那改良
其政教開發天然之富源則兩國
上而政府下而人民相互親善之關係
必非他國之所能同支那可開放全國
之市場以惠日本之工商而日本不啻獨
占貿易上之利益是時支那欲脫既往
國際上之束縛修正不對等之條約更
須藉日本為外交之援如法律裁判
監獄憑藉日本指導而改良即領事
裁判權之撒去日本可先承認之因而
內地雜居為日本人於支那之利便而
更進使支那有關稅自主國之權
則當興日本為關稅同盟日本之製造
品銷入支那者免稅支那原料輸入
日本者亦免稅支那之物產日益開
發即日本之工商業日益擴張例如
英國區區三島非甚廣大然其國力膨
漲日加者人莫不知其以得印度大陸為
母國之大市場而世界列強始莫與爭
日本地力發展已盡殆無盤旋之馀
地支那則地大物博未有以發展之今
使日本無如英於印度設兵置守之勞
與費而得大市場於支那利且倍之
所謂一躍而為世界之首雄者此也然
而日本若仍用目前對支之政策則決
不是以語此何也現在支那以袁世凱
當國彼不審東亞之大勢外佯與日本
周旋而內陰事排斥雖有均等之機會
日本也不能與他人相馳逐近如漢治萍
事件招商局事件延長煤油事件
或政府依違其議而嗾民間以反對或
已許其權利於日本而翻授之他國彼
其力未足以自固又憚民黨之向與日本
親善故表面猶買日本之歡心然
且不免利用所謂戰國時縱橫捭闔
之手段對待日本沒其地位鞏固過
於今日其對待日本必更甚於今日可
以斷言故非日本為革命軍助則有
袁世凱之政府在其排斥日本勿淪即
袁或自倒而日本仍無以示大信用於
支那國民日本不立於真輔助支那
之地位則兩國關係仍未完滿無以共
同其利益也就他一方言則支那革命
黨無一強國以為事前之助其成功固
有遲速之不同即成功後而內政之改良
外交之進步為無強國之助其希望亦
難達到故現時革命黨望助至切而
日本能助革命黨則有大利所謂相
需至殷相成至大者此也或謂外交上
日本未取得英國之同意不能獨力解
決支那問題然此不足慮也支那問題
近始露其真相當袁世凱就職之初大
放金錢以買收歐洲一部份之新聞記
者通信員使其報告與其評論皆極推重
於袁而英國政府亦信之近則英之
輿論已變太晤士報已評袁為無定
亂興治之能力矣英與佛邦交最善而
近日佛政府與國民皆己不信袁氏故取
消佛支銀行借款之保證夫英於支那
以求真正之治安為目的前悞信袁氏有
保持支那之能力今既知其不然時與
佛國漸同其趨向若日本導以真正
解決支那問題之策能使支那得
永久之治安者則英必同意於日本
之行動無疑關於支那問題日本
常欲得英國之同情而英亦實視日本
意向為轉移也夫惟民黨攬支那之
政柄而後支那可言治安以支那人民
大別之為三種一舊官僚派二民黨
三則普通人民也政治上之爭普通
人不與焉舊官僚得勢為保持其
祿位計未嘗不出力與他人角逐及
其權勢已失即無抗爭反動之馀地
如袁世凱見逐於前清攝政王時惟
以免死為幸不聞有何舉動也民
黨則不然所抱持之主義生死以之求
其目的之必達前者雖僕後者復繼
故雖以前清朝之殘殺亦卒無以制
勝民黨之志一日不伸即支那不能以
一日安此深察支那之情形當能知
之而欲維持東亞之真和平則其道固
在此而不在彼矣要之助一國民黨而
傾覆其政府非國際上之常例然古
今雖非常之人乃能為非常之事成
非常之功竊意
閣下為非常之人物今遇非常之機會正
閣下大煥其經綸之日也文為支那民黨
之代表故敢以先有望於日本者為
閣下言其概且觀於歷史佛曾助米利
堅矣英曾助西班牙矣米曾助巴拿
馬矣佛之助米獨立為人道政義也
英助西班牙以倒拿破崙為避害也
米助巴拿馬為收運河之利也今有
助支那革命倒暴虐之政府者則一
舉而三善俱備亦何憚而不為乎若
夫幾事之密更有以避外交猜疑
而神其作用此又不待論區區所見
實為東亞大局計惟
閣下詳察有以教之
孫文
大正三年  五月十一日
民國三年
密呈
大隈伯爵首相閣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