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4年1月14日 星期二

本質的批判-(敗選之後.5)

April 14,2008 13:12

11至15世紀時,位於美洲的古老帝國,印加帝國所謂的黃金帝國,日本電視曾經做過採訪,其實就以當時黃金的冶煉技術都不輸給今日,而那是將近一千年前的帝國所創造的文化,除此之外建築技術、醫學、織染技巧也相當發達。可是卻亡於1531年,西班牙人法蘭西斯克•皮薩洛Francisco Pizarro,所帶領的180人的軍隊,(當然他有陸續抓土人增強軍隊),180人或是幾百人,可能做不出甚麼文化創作,卻是可以把7.8百年,幾萬人累積的文化破壞歹盡!現代人,有時候也可是愚蠢無知的代名詞,我也喜歡用哲學的角度看文化、看現代人,現代文明好像是進步,可是也許是一種反進化,假如有一天突然失去電的能源,可能就可以印證現代人類,對求生的技能技巧,其實已經退化到值的隱憂的地步。

選舉失敗對單一個人政治人物的意義,有可能是絕對性的毀滅,對一個政治團體,也可能是一個致命的打擊,但是對一個運動,卻有可能是契機或是轉機。至少也可以是一個難得反省、檢視運動的鐘聲,只是是喪鐘?還是省鐘?卻需要有智慧的分辨,而這就必須要有賴,正確而完整的價值體系建立。「知識份子,即使無法成就為社會的良心,也應該是社會腐蝕最後的防線」,知識分子某個層面看,即使不是社會價值體系的建立者,也應該是社會價值體系的「看門狗」!但是觀察這20年來的民主運動,知識分子對民主和本土兩個價值,和本身存在的價值,事實上是失敗的,即使不是失敗也是相當失職的!

有關民進黨或是綠營台灣派,在近幾次的選舉失敗連連,但是如果用運動者的角度看,我並不認為失敗!如果用台灣意識的角度觀察,確實已經是有所成長,在本次大選,甚至使馬英九國民黨陣營,也必須用「我是台灣人」來爭取選票,就是一個指標。現在自認為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比率,可能在台灣已經過半,但是卻無法顯現在選舉的結果之上,可能錯誤的價值建立、和實踐的方式,必須深加檢討批判。現在敗選將近一個月,綠營台灣派,大家都知道必須要深深檢討,但是其實整個狀況低迷之外,也再加上紛亂,因為綠營台灣派,已經失去仲裁者!而原本這個功能的擔任者,應該是知識份子。

長久以來台灣派的知識份子,即使沒有像國民黨陣營般的,學而優則仕,但是過度深入地介入,綠營(包括民進黨和台聯)政治操作與政治爭端,卻是令人憂慮。從台獨聯盟當初回台時的定位模糊,就已經形同放棄知識份子角色功能,到近年來有如雨後春筍般成立的各社,可能對於綠營的政治爭端,不僅無法仲裁、甚至就直接參予其中!甚至有的比之政治人物,還有過之而無不及,說無役不與也沒有甚麼不恰當!造成了今日哪一個知識份子,要提甚麼批判?可能都要被質疑是政爭的懸念。這才是我個人所看到,台灣派目前的大問題!不務正業的知識份子,比之牝雞司晨的政治人物,為害的程度其實並不遜色!

民主是甚麼?這個價值核心是甚麼?必須要再深切檢討反省,綠營台灣派的知識份子,似乎也都只停留在〝人民就是主人〞,這樣的反定立的思考。所以政治人物就以〝人民出頭天〞做為主張和口號,而這在蔣經國時期,確實是具有強大的震撼力與吸引力,這也某程度地忠實的反應,在綠營支持的基本盤。我想歷次選舉,本身就已經靜靜地在告訴綠營台灣派了,只是能否有這樣的認知而已!但是李登輝時期開始,這種作用力就已經開始出現遞減,事實上這樣的價值詮釋,在綠營是整整停留20年沒有任何進展。我不知道是哪一位社會學的天才?提出民主就是〝人民就是主人〞的說法!從實質、從概念上,個人能夠成為自己的主人,但是在一個社會、或是一個國家,人民都不會是主人,以前是這樣!以後也會是這樣!因為民主原本就是一種價值,它的實質意義就是一種「理性合意的意思決定過程」。

本土或是在地的價值,在綠營政治人物的錯誤、或是有嘴無心的「沁菜」實踐方式,被轉化或是被取而代之的事實,和民主的價值,被知識份子膚淺或失職的實踐,造成人民錯誤的解讀,亟欲成就為主人的焦慮,形成錯誤的認知,而忽略了它就是理性合意的意思決定過程的本質,可能就是這次選舉,所應該得到最大的教訓!語言爭端、勾心鬥角,都只是低層次的混亂,就看綠營台灣人有沒有辦法跳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