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4年1月14日 星期二

樹和林 -(敗選之後.2)

March 23,2008 19:19

選前有很多的所謂專家,而通常選後會出現更多的專家,人會有很多意見時,通常有幾個可能是善意、可能是不平不滿,但也有可能是為了肯定自己,或者解決一種深沉意識內的恐慌。針對一個現象現狀、或是結果的解析,有的用歸納法、有的用演繹法,但也有的是用摸象法,或是就像日本的百人一首遊戲般,有的更像是亂槍打鳥,與其說是抒發意見,倒像是情緒的發洩,所以〝祭品現象〞會一直存在,也沒有甚麼太大的驚奇。

昨天四點鐘開票,我在我的投票所看開票,大約四十分鐘開完總統選票,我看綠色輸藍色選票一百六十幾票,就回家告訴我的媽媽和伯母,兩位老人家可能輸了!我說的是這次的選戰,媽媽和伯母卻一直期待,能在其他地區逆轉,因為他們每天都到廟裡祈神許願。我們的村里2000年和之後,在一對一的選舉都是綠勝,到了兩個月前的立委選舉,才第一次輸掉一對一的選舉,但是那也可能是吳敦義,究竟曾當過兩屆縣長,況且他就是隔壁里出身的因素使然,但是不到五點看電視,已經輸了20幾萬票。

選戰結束結果是大輸二百萬票,除了雲林以南的縣市小贏之外,甚至台南市、高雄市也敗選收場。台北縣更是比2005年得票率還低,這種結果對綠營台灣派,確實是一個很難堪的打擊,或者是一個很難令人接受的結果。或許有人也開始抱怨台灣人的醜陋面,或者簡直是對用心的人的一種反面懲罰,或者有太多墮落的台灣人無法覺醒。事實上或許確實存在有這樣的台灣人,但是檢討是往這個方向,雖然不能完全排除有這樣的可能性,可是卻可能使檢討落入一種抱怨的深淵,而可能沒有太多的所得,更甚者有可能自暴自棄,而失去改正改善的契機。

我一直對於〝祭品現象〞(immolations phenomenon)不以為然,這種只單依主觀認知,用單一或單調少數因素解析結果、或現像,是一個危險的方式,一個容易形成偏見的方法。生物構造主義者,不以單一的突然變異做為進化結論的依據,相同的單一選舉不足以解釋一個普遍現象。2008年的選舉似乎,又打回2000年的支持分布水準,似乎是一種倒退,或者8年的努力化為空轉,如果只單純從兩次選票的比較,似乎是如此!但是2004年的總統大選,許多的客觀條件其實和本次沒有太多不同,這從藍綠互相攻防就可看出,舉凡媒體不公現象、經濟進步遲緩…等,程度差異並不大,可是幾個指標性的城市的消長,卻似乎在透露一種不同的訊息!

我不同意〝祭品現象〞、或者質疑抓祭品的原因,也在這指標性城市的變化,例如高雄市和台北縣,謝長廷和蘇貞昌,正是這兩個區域的首長出身,而且執政成績也相當優異,可是卻輸得相當難堪,我看連政治評論者,都很難找出一個符合的說詞。我一直以比較遠的距離、比較長的時間片段,看待整個選舉現象,其實台灣人(整個台灣)或許是用更高的智慧在看選舉,人選可能不是絕對因素,而是政治經營出來的整個本質性問題。2000年之前,是藍營紛爭而分裂,宋楚瑜所經營的勤能本質形象,反而成功地分裂藍色系統,所以陳水扁就以低於本次的得票率勝出,這可能就是因藍營紛爭被台灣人懲罰。

所以國民黨也非連戰的人選問題,可能2000年就算馬英九出來,其結果也相差不大,而2000年到2004年之間,正是國親新藍營系統,紛爭最激烈的時段,相對的是台聯黨出現,但是也是民進黨台聯黨親密協和的時期。有人把2004年陳水扁的勝選,完全歸功於〝牽手護台灣〞,可能是一種過度偏狹的解讀,這從本次的〝逆風行腳〞和〝316逆轉勝〞活動,叫好不叫座的結果可以印證。事實上以我個人解讀,單以一個社會運動,所創造出來的感動撞擊力,這兩個運動並不遜色於〝牽手護台灣〞,而且都成功地擺脫悲情式的型態,而是成功地創造出活潑光明的訴求本質。

所以這段期間台灣人,用溫馨的鼓勵回報了綠營(台聯與民進黨),2004年連宋合,是在長期互不信賴的紛爭之後,大選之前才勉強結合,所以陳水扁勝選不在於兩顆子彈,而是在於兩大政治集團,所對於政治權勢的爭鋒紛擾,和互稱兄弟(大綠與小綠)協和的政治經營氣氛,得到多數的台灣人認同,所以高雄市好像就勝了十幾萬票,台北縣也以不劣於,蘇貞昌再選時過半的高得票率,只以些微的差距落後。而當時藍綠所掌的態勢、和客觀環境,和本次大選沒有太多的差異,陳水扁依然勤勞而激情,連宋的一般性條件,也不劣於今日的馬蕭,所以人選的差異性影響應該是相當微薄。

2004年之後,這種紛爭對團結協和,兩大陣營剛好逆轉,綠營的蜜月期似乎在2004年頂峰之後變質,變成對選舉利益互相爭鬥,而且是愈演愈烈,而藍營卻剛好相反,惡鬥得筋疲力竭之後,馬英九不慍不火的溫和形象,剛好接續起共主的形象開始融合。而綠營除了大鬥小之外,民進黨內的內鬥也持續不斷,2005年羅文嘉爭得出選台北縣長落敗,台中市在張溫鷹再選時,蔡明憲爭得初選使現任的市長下不了台,剛好相反應驗2000年的總統大選。之後的林佳龍以突兀的空降選舉失敗,而相同的事情在南投縣,林宗男和蔡煌瑯的相爭,也把政權拱手讓人,高雄市陳菊則是以些微的低空掠過。

這個台灣人不耐的警訊,民進黨或是綠營似乎並未查覺,謝長廷被打鴨子上架選台北市長,這種連鄉下老農都看得出來,是民進黨的政客的政治算計鑿痕斑斑,但是仍然以尚可的成績守住基本盤,接下來的總統初選,仍然上演民進黨各政客間紛爭惡鬥的戲碼,再加上立委選舉,仍是外以大綠鬥小綠、內以爭鋒相對,2004年以來,持續加劇並未減緩的一般社會認知,可能才是這次敗選的真正主兇!高雄市、台北縣甚至全國選區,所隱含透露的不就是,對於綠營對政治經營的初心消失、或變質的,不耐煩的警告嗎?

馬英九是不是媒體寵兒?是!他沒甚麼能力,可能也是藍綠共同都不否認的事實,他只是時來運轉、時勢的獲利者,就如陳水扁2000年的時候一樣。政治的經營是需要很專業,但是在專業之前,許多本質性的問題,必須要有夠銳利寬廣的眼光,能夠看出端倪所在。物理界的天才愛因斯坦,能夠看得到牛頓,所一直沒能看得到的地方,可是對於宇宙生成方式,卻使他鑄成一生最大的錯誤失敗,當他用哈伯望遠鏡觀察了宇宙之後,不得不也說:「它就是在擴張!」。羅文嘉選台北縣長所得到的得票率,都高於原本的父母官蘇貞昌本次的得票率,所以人選並非絕對的問題,只是綠營台灣派看得到,許多台灣人的已然不耐煩的懲罰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