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2年12月23日 星期日

台灣有兩隻馬

我是我爸媽的兒子我是我太太的丈夫我是我哥哥姐姐的弟弟我是我弟妹的哥哥…,說了這麼多除了知道是男性之外重要的我是誰我是甚麼有解釋詮釋了嗎中國文化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基督文明也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埃及文化是羅馬文化的一部分羅馬文化也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因此埃及文化也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好了說這麼多有解釋到台灣文化嗎要命或重要的台灣文化是甚麼有說清楚或更明確了嗎

以前我也寫過西方有一句諺語Ship of Theseus(特休斯的船),是希臘的著述家普魯塔克(Plutarch),他的有名著作「比較列傳」(Parallel Lives)中,描寫雅典王特休斯攻打克里特島,殺死怪物米諾陶斯Minotaur,從米諾斯迷宮Labyrinth逃出,回航所乘的有30支大船槳的船,據說在雅典保留了很多年,由於年代久了木頭毀朽,所以陸續不斷修補替換,最後已無原船的木頭,那麼這艘船還能稱是特休斯的船嗎?

相同的諺語,還有「華盛頓的斧頭」George Washington's axe,有時候也說成「我祖父的斧頭」my grandfather's axe例如:
the owner of George Washington's axe which has three times had its handle replaced and twice had its head replaced」,
This is my grandfather's axe: my father fitted it with a new stock, and I have fitted it with a new head」。(這我就不加翻譯了)
簡單地說,就像是:「我家有一隻珍貴的祖傳斧頭,光刀刃就換過二次,刀柄部分也換了四次」。但是西方的諺語,是一種諷刺的笑話成分居多,不過許多中國人、和囫圇吞棗人云亦云的台灣人,卻是用異常正經的精神,不斷地以「中華文化」,來另類表現這把千古奇斧!

台灣的一干政客總是好像不遺餘力從事台中之間名為改善實則只是拉近而拉近關係和改善關係看似相同意義相差千里計馬英九也一直拉近台中關係但是並沒有改善!事實上中國對台灣國際上的防賭政治上的打壓一切如舊絲毫未減絲毫未改現在台灣最危險之處,我看是馬英九負責政治上經濟上的拉進虎口,而現在的謝長廷似乎形成負責文化化上的拉近虎口的趨勢?!

謝長廷究竟詮釋了多少台灣文化我所看到的就只是如文章開頭那般其實是接近零因為什麼是台灣文化顯然謝長廷所知道的似乎跟馬英九或國民黨蛋頭學者政客一樣有限所以只能莫名其妙東牽西扯失意政客去了一趟中國哭墓之旅原來所為的就是這一樁牽拉中國文化與台灣文化不知道到底是該稱讚中國這招高招還是該嘆謝長廷愚蠢或奸巧綠營或台灣如果放任這隻謝木馬再加上那隻大智若愚bumbler那正是外在政治經濟慘內在文化危謝長廷必須嚴加批判看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