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2年10月7日 星期日

所謂的一大步與一記悶棍

漢文文章中有一種文體叫做駢體文,它注重對句押韻與行文流暢華麗而少著重實質內容或內涵所以華而不實評價很低!簡單說就是華麗的廢物用現在通俗的語言就像是漂亮的垃圾用哲學性的批判就是形式大於或重於實質。在大自然界也有一種鳥當雄性鳥求愛時通常會鼓起喉嚨間氣團成泡狀就像台語的(奔給規)不過之所以如此卻有動物的智慧含意因為從氣團泡狀顏色可判斷雄性鳥的健康狀態因此乍看有如卻是顯現」的內涵本質。動物沒有語言卻擁有智慧判斷能力,而會語言文字的人類卻通常缺乏智慧而常常沉耽於駢體文或駢體行為

前些日子曾經批判,台灣要生存當然必須重視與研究中國問題,但是未必必須要政治頭頭,親自訪問中國才能了解中國,一般訪問的意義,幾乎都是形式大於實質!透露要訪問的意思,另一個角度看,可能就只是想向鎂光燈招手的垂涎外,跟有無研究、是否瞭解,沒有太大關連!而這種愚蠢本質,民進黨內大小政客,很多根本是已經習以為常,而現在是看來也已經蔓延到了,這些頭頭的腦部,虛有其表、虛用其表、或求其虛表,正才是綠營或民進黨,應最大的警惕與反省的所在!

文章才寫沒多久果然就有民進黨大人物急急忙忙步上征途不過似乎是多了許多豪氣但卻也掩藏不了不少的矯情政治可能不能超越人性但是消費人性以進行政治卻更令人不齒政治要以表演為手段也無不可也多人終是如此但是表演卻可能只是眩於眼而昧於頭空留無物模仿戲子卻無戲子精彩到頭來卻可能成了四不像裡外不是人也非戲子盧修一曾經一跪而且是生命中最後一跪跪得許多人心頭一凜眼頭一熱李登輝也曾流淚哽咽那是在談到他早逝的獨子時他們都只是人性自然真誠的流露主要在真誠而不在跪與淚之後台灣的政治界政客的跪與淚不是東施效顰也是狗尾續貂

謝長廷的中國行從時機的選定已經可看出除了飢渴一種對權力失落後的眷念飢渴或者對自身所謂定位的虛幻感的飢渴之外看不出有任何智慧的跡象如果說是綠營選票的考量那也應是在去年選前要說是對新接班梯隊的表面示意那也應該在明年新權力梯隊上台之後現在這種新舊交替時機可能舊權力也已不需你的致意新權力也不會領情卻很有可能成為整個中國的統戰大玩偶再加上愚蠢的行程排定和拙劣的演技實在是慘不忍睹落得歐巴馬的東施效顰連戰的狗尾續貂的戲碼,但水準卻更等而下之

李登輝的淚可能是父與獨子的親情流露謝長廷則可能是想效歐巴馬的顰卻以哽咽與淚拆了該有的戲台既動不了他人的心有的可能只是合了中國統戰戲碼的意老實說民進黨這票五子哭墓戲碼雖然浩浩蕩蕩高舉交流大旗如果真要表示交流誠意根本比不上就在台灣設宴陳雲林來得實質有意和有效這些要角的中國行舉著交流大義名分的旗子但是追根究底卻只是一種駢體行為重要的是傳達到國際的訊息會是甚麼傳回國內傳給綠營的訊息又是甚麼除了向中傾斜妥協臣服之外還會剩下甚麼呢我看台灣綠營可能不要自欺欺人它日如若即使被滅也比較無愧無悔

政治不可超越人性,只是謝長廷的駢體文詞!它真正要說的,可能是不要批評他的中國行作為,因為語言張力沒有表現出來的實質意義,正是他在主張的作為就是人性?!批評了就是政治超越了人性?!他以為只有他會語言遊戲 ( language-game )?! 而其實謝長廷的荒腔走板,並不是始於這次的中國行,從他敗選成立影子政府,我看也批評,就已經是荒腔走板的開始!真實是應該民進黨成立影子政府,積極監督爭取執政,可是卻是牝雞司晨。而後的台灣維新,名字是取自日本明治維新,可是明治維新的核心精神,向更先進的取經學習的意志,我不知道謝長廷做了多少?因為看不到、也聽不到!這種立個招牌門面的駢體行為,原也不是始於今日!

但是今日累積綠營的支持期待,來成就他個人的駢體思考作為,就不得不批評撻伐,因為可能是他個人、或他的小團體的一大步,卻是綠營或台灣的一記悶棍!因為中國媒體統戰,是台灣無法主觀控制得了!這個實質,是民進黨的一些隨行、沒隨行的,甚麼大咖、要角、天王、天兵,根本無能推翻改變的最基本存在事實!!

有人也拿民進黨某流,不也是更勤於往中國跑,但是請舉出有誰?比謝長廷更進一步地,以政治性話題、或是意識型態核心去朝貢的?陳菊曾往中國交流,我記得她好像是以高雄市長,去為高雄市觀光招商,有無達成或效果如何?可能必須要再審視!

但是比起謝長廷的「一國兩市」的政治口號,無疑地是要高明許多!我想台灣人、或堅持台灣立場的綠營支持者,應該能諒解陳菊的中國行!一國兩市,這種已經明目張膽地,把高雄和廈門兩市拉為一國,大家不妨睜開眼看一下現狀,那一國,會是台灣國或是中華民國嗎?中國可能接受嗎?

現在用甚麼「憲法各表」取代「九二共識」?有存在的才需要或可以取代吧?民進黨或台灣派的絕大多數,是根本地否定有「九二共識」存在!這才是綠營民進黨的共識吧?!如果憲法各表,是指你有一部你的憲法,我也有一部我的憲法,那跟兩國論有何差異?謝長廷可別把中國政客當廖福本,別低估了敵人、高估了自己,可能比較不會淪為統戰玩偶、或是統戰幫傭小丑!

現在沒有選舉,我看一竿好事者就別再拿批謝,就是綠營的政治鬥爭的延續作藉口!現狀不批判,是想等被賣完了再長吁短嘆?!別人去中國交流,沒被放大檢視批判,因為可能多為私利而收斂行止,但是謝長廷卻是浩浩蕩蕩,一副唯我其誰的自大樣,可是卻荒腔走板、語無倫次,配合統戰戲碼老淚縱橫,拿矯情當人性消費,根本就是丟人現眼!


 或許有人會說,謝長廷也只不過是沒有公職的私人訪中,但是不要健忘,才四年前民進黨或台灣綠營,才推舉他 競選總統,敗選可能是形勢不如人、資源不如人,這可得諒解!雖然他自己也飆言賭咒,退出政壇總總,可是也仍有綠營的人,也包括我,也諒解或接受他的再復出 可能。因此如今,生不出雞蛋、放了雞屎,就撇起責任?不覺得太冷血了嗎?世界各國注意台灣政治局勢的人,會把謝長廷訪中單純地看成,只是私人去看調酒大賽 嗎?

謝長廷或是他的隨行者、或小團體,會有如此單純的政治小白兔見解嗎?如果是如此,那麼可判斷謝長廷,和他的隨行者或小團體,已經想法單純、但是病情嚴重! 回來之後,如果再把對他的批評,簡單導入是黨內權勢鬥爭,那麼此趟的中國行,簡直是到中國証明中國的強大與不可撼動,民進黨若得不到中國的首肯,將甚麼也 動不了、作不了?回台灣問民進黨接不接受?不接受已經做好人性套子,套不住是民進黨政治超越人性,批評他,又可用政治權鬥的穴洞,讓民進黨跌落權謀坑洞, 簡直好處佔盡,唯他或他的小團體是能人?!

可是說到此行朝拜中國,無能的連戰、奸巧的宋楚瑜,好歹也撈到最佳男主角胡錦濤的拍照留念,謝長廷所見之人,坦白說,根本就是中國新權力上台之後,政治生 命朝不保夕之人,拿這種中國的嗟來之食,想回台灣驕其妻妾?那台灣人(嚴格說可能只有綠營之人)果然可憐至極!坦白說網上或是台灣綠營之人,想去接受此等 嗟來之食,我不反對、也不想制止,但是本人在此聲明,本人不願犯賤至此!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