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2年10月15日 星期一

既非同志、也非朋友

哲學是萬學之母包括現在的科學science狹義或穩定被指為自然科學,也是19世紀之後的事,嚴格精確地說,牛頓並不是科學家,而是自然哲學者。所以所謂科不科學的確認基準原則,就是反証的可能性Falsifiability簡單說它是一種論理實証主義Logical positivism或論理經驗主義Logical Empiricism也就是由知識、經驗建立假說,經過觀察、實驗檢証,而確立理論的建構,這個論理實證的學問,現在被稱為科學,不過19世紀之前,它有二千多年的時間,其實是被歸類於哲學、或自然哲學。

哲學是甚麼可能無法一下子或三言兩語說清楚或說完哲學的本質是在於從究明開始,而對知識與經驗建立假說,透過觀察、實驗、檢証這個過程,就是究明!哲學主要在釐清或解開不懂」、「未知」,而說一些模糊模稜兩可混沌不明的說詞那可能是玄學?!玄學最主要目的可能是要製造未能知」,或讓人不懂因為不懂才玄謝長廷看他一直以來慣於耍弄文辭的習行,但就多是模糊、似是而非,說他懂哲學那可能才真的有鬼

前文也曾批判他的「憲法各表」、「一中各表」,所謂各表其實是一種狀態,而不是共識!因為沒有共識所以才各表!或者,既然是共識,那為何還需各表?「制憲是假議題」,如果是指謝長廷個人認知,那可能是得以成立的,因為可能他個人自始至終,根本沒有制憲的意志、念頭或主張,但是把目標轉到台灣的現狀觀察,除非每個人都是跟謝長廷一樣,並無任何制憲的意志主張,只像他根本只是口頭說說而已,但是這卻可能只是,謝長廷個人的認知和從政態度!

我只簡單地舉例,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的重要主張,即是正名、制憲!政治人物當中陳唐山,甚至五子哭墓團的李應元,就是台獨聯盟重要成員!當然有部分政治人物善於跟主流,靠權靠勢以欺騙來進行政治行為活動,那應只是李應元的私人行徑!但是我這種台獨外圍獨行者,制憲是一種努力進行中的理想,這個議題一點也不假!只是成功完成與否的問題判斷而已!謝長廷、李應元等,可能習於或慣於拿假議題,用言詞欺騙選票,但是並不是每一個運動者、努力追求獨立運動者,都跟他們一樣。說制憲是假議題,無疑地是對台灣,每一個努力追求制憲獨立運動者,輕慢的侮辱,我們已經連同志都不是了,更不可能再以朋友相稱!

對一個尚未完成的正名與制憲,台灣人可以不贊成或反對,但要說它是假議題?那你已經和敵人差不多了!對於謝長廷的挑發性言論,我是不會退縮!獨立建國、正名制憲,也許是一個理想,也許非常艱困,甚至今生可能也看不到達成的時刻到來,但是世界上就存在有一個國家,以色列!在異教徒環伺的現實環境,建國之路走了一千多年,他們有甚麼憲法?如果說有可能是宗教的信戒,也就是信仰和理想的堅持和傳續,可能才是主要的依藉與依據!

沒有志氣的人,言詞多閃爍!沒有信用的人,經常大言夸夸!而奸巧之人,善於逢迎躦孔,日文稱為日和見或風見雞主義!這三類人的共同特徵,那就是他們未必是沒有能力之人,但卻視腳踏實地實踐理想為畏途!很遺憾地,這三類人的特徵,我卻一次就在謝長廷身上看到結合顯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