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3年6月9日 星期日

推薦文 “這裡是羅陀斯,就在這裡跳吧!” – 熱帶人

在台灣談批評或批判很容易就被轉成指責攻擊不過偶而還是會讀到頭腦精銳思考冷靜鞭辟入裡的文章最近忙得沒什時間再者和腦筋不好的人打交道確實是令人費神又頭痛的最大苦差畏途另外也是憑我大概也寫不出如此的文章首先是熱帶人的這裡是羅陀斯,就在這裡跳吧!再來是陸念慈的幾篇文章:
http://blog.udn.com/ntlutw/7678728 蔡英文也應該更努力吧?
http://blog.udn.com/ntlutw/7692938 別蠢到去爭取中間選民」,該爭取的是正義選民

我看這幾篇文章可能容易讓一堆小英迷血壓急速上升破表不過我向來看扁網路上一堆成群結隊的小英迷那種頭腦簡單情緒卻多樣又複雜的蠢模樣他們的唯一功績大概就是找阿扁或網路也一堆的自稱阿扁們嘲笑或以批相阿扁為樂。我所看到的,蔡英文也大概是綠營重要政治人物當中身邊聚集最多喜歡裝扮成理組卻又是光鮮的銀樣蠟槍頭無能於理論建構、拙於論理的論爭、懶於或怯於身體力行的實踐,可是卻又勤於或喜好,取笑衝組、編排台獨的不是。

可是真實的現狀上,這些甚麼小英迷,根本是和他愛取笑的對象阿扁們,是一隻龜、和一隻鱉,同時也是在做同樣的事,一個幫阿扁找仇家、一個則是幫蔡英文樹立敵人,說起實質幫助,那豈只是零簡直根本是負數!只是這些〝迷、們〞既看不清楚、也不願意承認如此而已!
........................................................................................................................................................
本文  “這裡是羅陀斯,就在這裡跳吧!

這裡是羅陀斯,就在這裡跳吧!Hic Rhodus, hic saltus

這個西方諺語來自《伊索寓言》故事集中的一篇〈說大話的人〉。
諷刺一個運動員對路人吹噓說,假如他現在是在羅陀斯島上的話,他就可以跳得很高又很遠。結果一個路人跟他說,這裡就是羅斯托島啊,就在這裡跳給我們看吧!

哲學家黑格爾在他的《法哲學》中為了證明自己的「絕對精神」不只是抽象的空洞的觀念體系而已,而且可以用來解釋每個具體的歷史過程與當下的政治法律體系。因此,他引用了這個幽默的諺語,說明自己的哲學絕不只是空洞又抽象的大話,而是具有實踐上的具體意義。因為希臘語的羅陀斯島與玫瑰花同音。黑格爾用德語把這個諺語翻成了德文的:

這裡有玫瑰花,就在這裡跳吧!

經由哲學家黑格爾的引用後,這句諺語它的意思變成了:實踐檢驗真理!。所有抽象的論述,都要經由具體實踐來加以檢驗!

後來馬克思在《波拿巴的霧月十八》一書中,為了證明自己歷史唯物論的社會階級分析比黑格爾的唯心論體系更能說明複雜又具體的政治現象。他也引用這個經過黑格爾翻譯後的諺語,使其更成為經典的諺語。

這裡是羅陀斯,就在這裡跳吧!
這裡是玫瑰花,就在這裡跳吧!

總之
不要光講將來會如何如何,現在就跳給我們看!
不要只講抽象空洞的話,也要指出現實指涉的意義在哪!
用具體的實踐來檢驗真理!


坦白說,
我個人是受夠了民進黨光會喊一堆抽象空洞的口號:轉型正義司法不公司法改革司法正義司法人權公平正義”…….
更受不了的是比這些抽象口號更形而下的,例如什麼司法辦綠不辦藍司法會轉彎啦歷史共業”…等等的。
扭扭捏捏,遮遮掩掩,猶猶豫豫

過去五年,喊來喊去,民進黨與蔡英文始終不敢直指今天台灣的所有司法亂象,其源頭就是馬英九政權陳水扁政權的司法整肅與追殺。始終不敢直指台灣的司法淪為鞏固國民黨政權的工具,這麼簡單而明白的事實。

從阿扁的國務機要費案以降、牽連成千上萬人的特別費案、蘇治芬、張花冠、陳明文、蔡英文的宇昌案、吳乃仁的台糖購地案等等繁族不及備載。陳水扁政權中的每個人幾乎都有案在身、都要跑法院。

政權交接前後,整個黨沉陷在每個案子中的不斷解釋再解釋中。像身陷泥沙沼澤的人一樣。動彈不得,越掙扎越就會越往下沉淪難堪。

當你對一個卸任總統的官司採取相信司法的不聞不問的放手態度時,其他成千上萬的司法整肅官司當然也就無法還手了。你贊成逮捕,當輪到逮捕你,你有什麼話可以說?
光喊轉型正義司法正義司法人權這些抽象的口號有什麼用!

如果蔡英文與蘇貞昌現在都終於同意,願意鬆口說陳水扁是遭到政治迫害。那麼我要說,不要再只光喊什麼「司法不公」的抽象口號了:

這裡是羅陀斯,就在這裡跳吧!
這裡是冤獄,就在這裡跳吧!
這裡有玫瑰花,就在這裡跳吧!
這裡有政治犯,就在這裡跳吧!

不正面面對陳水扁,民進黨要如何說論述清楚什麼是司法正義,什麼是轉型正義
不正面面對具體的陳水扁,你拿什麼說明抽象的司法不公、司法轉彎?
你要高喊核心價值、要大談公平正義、要談基本人權、要談維護台灣人的尊嚴”……

拍謝
不要在談甚麼2016,談什麼未來拿到政權要怎麼做。
這裡有陳水扁,請你就從這裡跳!
Hic A-Ben, hic saltus

更何況不是只有司法問題而已。
讓我們回顧過去的四、五年的歷史。

蔡英文剛上任接黨主席時,做為新人,蔡英文談地方包圍中央、談國民黨地方派系的臨界點,蔡英文環顧民進黨的歷史,認為民進黨的執政品質是一 大資產。這些論述與口號都不抽象,很具體,而且很配合蔡英文穩健、溫和與理性的專業幕僚形象,更為蔡英文成功的輔選了剛接棒時一系列立委補選與縣市長選舉 的勝仗。

可是,儘管取得成功,推銷民進黨的執政品質這個論述主軸在這之後忽然被丟棄了。
隨著蔡英文與陳水扁支持者的對立加大,
隨著蔡英文與蘇貞昌的競爭態勢越來越激烈,
隨著蔡英文的人氣逐漸上升,
 
可能是基於這些原因,或者是某些幕僚的意見等等,
總之,推銷民進黨的執政品質這個論述主軸在這之後消失,被丟棄了。
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多蔡英文個人魅力形象的論述與口號:
蔡英文的謎樣的出身、蔡英文的從政之路、她與李登輝的關係、她與陳水扁的關係,以及她在兩個總統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等等。

其結果就是,蔡英文的非典型政治取代了民進黨的執政品質
什麼是非典型?大家開始瘋狂追逐與探討。
 
蔡英文的政治魅力是增加了,但是民進黨的論述卻隨著非典型政治開始抽象化了。
非典型的蔡英文取代了民進黨的執政品質,不僅使陳水扁更淪為基本教義派式的邊緣人處境,更逼得蘇貞昌也被迫模仿非典型形象,搞起蒙太奇式的「台北超越」的系列文宣DM

從此時開始,民進黨爭相切斷自己的歷史。彷彿全新誕生,沒有過去的執政經驗。
過去的一切都隨陳水扁一起埋葬吧!

其結果就是2010年的縣市長選舉,新北市有一個非典型的蔡英文,台北市有一個超越的蘇貞昌。兩人的競選文宣,一個比一個抽象、一個比一個晦澀。完 全不提執政的政績、完全不提執政的歷史。現在我閉著眼睛回想,那場選舉留給我唯一的印象就是:好幾顆漂浮在台北市上空的氣球不斷的上升。真的是超現 實主義到極點。
講難聽一點,開在連勝文頭上的具體子彈終於超越非典型,把這兩個名詞給掃進歷史堆裡。

可是即使這樣,整個黨還是沒有人覺得有必要談論民進黨的執政品質。整個黨還是覺得過去的8年執政實在難以啟齒。

接下來要2012的總統大選了。馬英九的4年政績要接受檢驗。

檢驗馬英九唯一簡單明瞭的方式的就是比對總統政績。可是因為民進黨選擇切割陳水扁。所以推銷民進黨的執政品質這個蔡英文一開始上台所進行的論述便窒礙難行,被放棄了。因為只要一提到民進黨的執政品質,便很難略過哪個待在監獄裡的陳水扁。

結果,再一次的,眾所矚目的2012總統大選,競選的主軸淪為洋蔥炒便當式的非典型抽象。比非典型式超越更加抽象、更加晦澀、更加難以理解。更加難 以理解的是竟然洛陽紙貴,造成年輕人熱賣搶讀。競選文宣不只不提民進黨的執政品質、執政歷史,文宣影片一部比一部拍得更加蒙太奇,抽象無比。眾所期盼,千 呼萬喚的蔡英文競選政策大綱,結果不只了無新意而且只放在網站僅供下載,一張傳單海報都不必。沒有口號、沒有傳單、沒有海報。非典型到極點。

台灣老百姓終於看不下去了,一個阿公終於主動帶著孫子走上台,把撲滿與新台幣這兩個一點都不抽象、非常具體的東西拿給蔡英文。從此,從南臺灣開始,由民間發起的三隻小豬引領了蔡英文的競選活動主軸,迅速取代難以下嚥的超現實主義文宣。

現在想來真的是捏一把冷汗。沒有三隻小豬運動,洋蔥炒便當式的抽象文宣與論述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抵擋國民黨空心菜的嘲諷。

總之,
接下來的20142016選舉,民進黨是否還要繼續論述一堆新潮又抽象的文宣?
民進黨到底有沒有自己的具體執政歷史可供論述?有沒有贏過國民黨的執政品質可供宣傳?
假如民進黨正視自己的歷史,反省自己的歷史,想要重建自己的執政價值,想要重新說服人民的支持,民進黨就要正面面對陳水扁這個當過台北市長與兩任總統的人,而不是故意略而不提,彷彿不曾存在有過陳水扁政權。

你們每一個都曾經是陳水扁政權的成員。
這裡有陳水扁,請你就從這裡跳!
Hic A-Ben, hic saltus

上面的論述並不是要詆毀蔡英文。也不是賣弄馬後炮式的後見之明。
2011年在Taiwan-Online網站上為蔡英文寫競選啦啦隊的助選文時,大部分當時就已經提出過了。我當時一邊讚美她,一邊也提出她許多應該要注意的問題。

現在看來很可惜,我指出的意見恐怕被掩沒在一堆蔡迷的文中而不曾飄進她的眼裡。
我無意認為蔡英文是否2016出局。
但是我認為蔡英文的賞味期結束了。
她結束了新人期,正式走進了民進黨的歷史之一。

「人們創造自己的歷史,但是他們並不能隨心所欲地創造,並不是在他們自己選定的條件下創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從過去承繼下來的條件下創造」。
蔡英文與民進黨都應該要在歷史反省中重新釐清自己,才能重新出發。
現在,民進黨的高層終於說要面對陳水扁了,黨內要開始論述其功過。
很好,本來就應該這樣。該來的總是要來。

不管是要談司法改革的轉型正義,要談總統大選的執政能力,要談縣市長選舉的地方執政品質…..
這裡是羅陀斯,就在這裡跳吧!
這裡有玫瑰花,就在這裡跳吧!
這裡有陳水扁,請你就從這裡跳!
Hic A-Ben, hic saltus

 〔 資料來源: 外獨會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