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3年1月25日 星期五

凱恩斯的復活.黨國亡靈

最近日本或者世界的經濟界、經濟學界,可能都正在注視「安倍經濟波」(Abenomics),這是衍生自「雷根經濟波」(Reaganomics)的新生名詞,安倍新內閣如同選前的預測,大刀闊斧地用「三根箭」(3本の矢)的口號前導,準備對抗、脫出經濟緊縮deflation,導正日幣的升值。而所謂的「三根箭」就是:大膽的金融政策、機動的財政政策、喚起民間投資,事實上他上台才剛滿一個月,政策也都在布局階段,馬上要論成敗評析結果,可能是屬於神的事業,但是聲勢奪人倒是已經可以確定。

安倍新內閣上任剛滿一個月,日幣匯率已經從兌美金八十塊邊緣,貶值到逼近九十大關,日經股票幾乎連續上漲一個月,事實上已經是事隔二十六年的盛況,儘管日本或世界的經濟界、學界、政界,不以為然可能不少,反對批判的也所在多有,當然剛下台的民主黨及其支持者,也不斷唱衰,但是這個同時,誰也無法否定他向著成功的姿態與氣勢。或許他可能成為脫出經濟景氣不況的範本,至少安倍內閣的第一次月考,顯然成績優異得到了高分,而這一個月,讓我看到日、台之間,有能與無能的對比,甚至選前到選後,毋寧我真是忌妒日本人的幸運。

古典派經濟學理論一直主導世界經濟學思想將近兩百年他的理論核心多是環繞在江・巴底斯特・謝Jean-Baptiste Say所謂的謝理論Say’s Law or Say’s Law of Market也就是供給本身會創造出需求」,而凱恩斯可能是最先燃起挑戰古典派理論核心的狼煙簡單地說凱恩斯認為有效需求的創造才足以調整供給但是他終其一生只是不斷地論戰真正他的說法被重視是1930年代後期真正被重用則是他死後的二戰戰後但是到1980年代凱恩斯所謂的資本主義的終焉卻先應驗在凱恩斯理論的終焉(抱歉正確應該是自由主義的終焉」。)

凱恩斯死於1946但是死後他的理論卻在美國復活而這一次卻可能在日本安倍手中復活經濟學雖然號稱社會科學的女王」,因為人類很難脫開經濟社會生活所以很容易集中社會人的關心眼光焦點或重點可是她是一門憂鬱的學問本質卻還是常被人忽略因為她幾乎都是依據過往的資訊經驗對未來的預測居多對於未來的未知使她很容易流於悲觀的色彩例如由於歷史上的通貨膨脹(inflation)的痛苦經驗所以如何抑制通貨膨脹可能發展許多對策說法但是對於通貨緊縮deflation相對的卻經驗缺乏特別是長期或極度的通貨緊縮狀態其實是經濟學界說法紛紜政治界束手無策的狀態

日本近二十年之間長期處在不景氣的經濟狀態甚至被世界經濟界評為失落的二十年」,這種經濟緊縮狀態不只苦惱日本政府日本人日本或世界的經濟界學界也一直七嘴八舌再加上日圓的升值已經撼動了日本的基幹輸出產業民主黨政權對於日本的狀態所採取的又是以保守的財政政策為主也就是節流和福利增稅等矛盾進行錯誤的施政思維再加上無能使他上台時的高支持度快速消融而使自民黨有復甦的機會所以安倍一上台明顯地採用了凱恩斯的有效需求的創造思考作為主線能不能成功當然還值得觀察但是日本已經在動的訊息可能不只日本感覺也可能讓世界意識到這個波動

安倍內閣選後至今日讓人感受到的架勢與氣勢與器識都剛好是台灣這隻笨伯馬和他的黨的對照選前安倍的口號是取回日本」,選後是一道一道的對策或(不景氣)脫開策選前批判民主黨政權選後至今尚未聽到怪罪牽拖民主黨政權所遺留的後遺症因為日本人民選你出來是希望你解決而不是選你出來尋理由找藉口但是台灣到今日已經快五年了還在牽拖前朝民進黨無能的人無能的黨五年彷彿還上不了任還被前朝陰影籠罩這種比小學生還不如的推託說詞在日本是根本行不通的但是很無奈的凡事逢台灣必轉彎似乎也應驗在這種集體智能低落的台灣現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