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3年1月27日 星期日

從王陽明的詛咒到ETC

朱熹是中國儒家歷史上,少有曾對科學發生興趣的學者,據說有一天他在庭園裡散步,撿取了一顆土石拿進書房細心觀察,心想這土石之中可能有其他生物存在?興趣漾然思索終日。突然被斜陽驚醒回到現實,回到儒家「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經世致用咒」之下,發現竟然荒廢終日於頑石,玩物喪志愧對所學,就把土石往窗外一丟,也斷絕了他有可能成為一位科學家、或生物家的可能。
 
他的考證之學也無法帶出考古學的發端,而變成了只在古書堆中堆砌比對的磕牙學。他不只被王陽明批判,還在五四運動中被打成儒學腐敗的替罪羔羊。而王陽明的「經世致用咒」還被蔣介石帶來台灣,經由他的御用蛋頭學者們的吹捧,卻是直至今日仍有如詛咒台灣的陰靈一般。

儒家影響中國幾千年,但他的學說核心就是重「禮」,也就是「禮的守護者」,而這個「禮」其實就是封建體系,也就是類似歐洲的「君權神授」概念中的「絕對王權」,只是儒家時而君王、時而社稷變換而已。所以儒學的最終目的或作用,就是「經世致用」也就是功能性、效用性大於一切真實性!所以牛頓在蘋果樹下能夠悟出「萬有引力」,著作出科學的經典書「PRINCIPIA」。而王陽明想學朱熹「格物致知」,在竹子林格了七天七夜沒能格出東西來,只格得血糖降低昏倒送醫。「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個思考模型,就是這樣主宰著中國幾千年,也詛咒著今日的台灣。

「格物致知」的學問方式,其實就可發展出獨門的理哲學或科學,但在儒學的「經世致用」核心思考之中,卻被淹沒了、或被掩蓋了、不然就是壓抑扭曲了。久了之後「效用大於真實」,就直接佔據了我們的價值判斷和取捨,也影響了我們的思考模式和學習行為模式。「明辨是非」所用的標準卻可能是效用的價值,錯亂的本質 可能就是來自於儒學的耳濡目染。為什麼要格物致知?因為要誠意正心,為何要誠意正心?乃是為了修身,而修身是為了齊家,家齊了如果祖上有德、時運一到就可平天下,簡直跟拜佛求神沒什麼太大的差異!難怪日本人把所謂「儒家」叫做「儒教」。中國的哲學不發達的最主要原因,可能就是儒家這種「好聽又不會跳針」的大義名分的論述,缺乏矛盾與議論的辯證法的做學問方式有關!

台灣人所受的教育可能就是在這種現狀下,造成了辯證能力薄弱、議論能力也薄弱,許多凡是「逢台灣必轉彎!」的事情,可能也是源自於此「效用大於真實」,所以思考也如此、教育也如此、政策也如此、建設也如此。高速公路的建設也已經兩條了,為什麼採危險又浪費人力,公平性、效率性都有瑕疵的中間收費設計?專家不知道、總統也不知道、老師也不知道、賣豬肉的只知道可以上高速公路他也不知道、立委?那更是不可能會知道了,李濤好像知道,但為了保護消息來源,所以他不說!但是在「經世致用」的博士充斥的台灣,效用就是大於真實。高速公路為何採中間收費?我說了問了將近三十年也找不到答案!所以一直無法到大學去開課, 我也是被「經世致用咒」詛咒著。

ETC.(Electronic Toll Collection System)熱門的寵兒終於也是到了台灣,其他國家我沒有研究,在日本也被各金融體視為必爭之地,各金融卡都參上一腳,熱鬧非凡、競爭激烈,消費者也眼花撩亂,究竟是哪一家的回饋方式最有利?很多幫忙分析的網站也應聲推出。就在我們隔壁的日本,就這樣自由正常、活潑的展開,好像也不是什麼高深學問或哲理,就算全方式照抄也無妨,可是終究還是「凡事逢台灣必轉彎」。日前在日本有日本朋友好心關心問我,台北的ETC推行的如何?被我無名火回他:「什麼台北不台北?是台灣的ETC!這種小事難不倒我們台灣人的智慧!」。其實真正我最想做的是教人寄來,決定台灣ETC的專家的圖像,每天踩著這些專家懲罰洩憤!不過看樣子、我們台灣人的智慧事實上是被難倒的。

以下是我給ETC的藥方,除了台聯黨、民進黨之外他黨志向者,請勿抄襲!首先ETC到底要解決什麼?是要解決塞車?還是為了解決人員過剩的問題?還是因為時髦而已?到今日為止,我沒有聽過民進黨政客、或官員、或專家,太多的說明或辯護。因為顯然它是無法解決塞車的,如果說在設計之初就沒有過推演,那這個專家在學校所學的都是廢物!問題就變成是誰找來這樣的廢物設計?如果說是為了解決人員過剩,全台20個收費站,準備開幾個ETC通道?能省下多少人?不要說收費員會不服,連我都很質疑!煽色腥媒體豈會放過?ETC的設備全部花費難道無法估算?況且也不是什麼尖端科技,卻惡用BOT方式弄成招標,還沾染圖利財團的疑慮。這種最爛的決策模式與結果,究竟是哪位天才定案的?實在有需要告知國人!

ETC快速、便利的特性,在台灣還沒有被發現利用,就已變成過街老鼠。其實原本應該是一個很好的契機,把台灣的中間收費,藉由ETC的建立全部改為匝道收費,全部廢除高速公路上既危險、又沒效率的收費站,恢復高速公路收費的公平性和效率性。ETC的付費方式參考日本,可公開給各金融體系,在自由競爭之下消 費者才有可能是最大的受益者!除開這個方式,台灣的高速公路沒有機會蛻變成正常的高速公路!桃園、王田段的經常性塞車,不可能改善!民進黨不是也服膺「制憲正名」的價值觀嗎?這就是同意義實體的價值訴求,政客顢頇、專家也顢頇,總該要有人是清醒的吧!難道還是要受王陽明的詛咒?

2 則留言:

不平路人 提到...

「效用大於真實」最大的效用顯在台灣,其實是我們的法律。特別是關乎政治性的案子。馬政府之下表現得非常耀眼,想不注意都難。

「效用大於真實」的法律是人性下,執政者都這麼搞的。只是沒有儒教教養的國家,人民沒那麼好騙,受過儒教育的人民被當豬殺了就算沒有甘之如餂也是在自責中認命了。

野侍一郎 提到...

所謂的效用考慮,可能是對本身有無實質效用?例如:自身的出路、進路有無幫助或助益等效用,對於利益群體有無波及效用?而真實則是排在效用考慮之後、之後的遠遠處。國民黨系統的甚麼學者、名嘴、官員、公務員、媒體關係者,可能就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