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2年9月24日 星期一

也是理性與感性

可能有很多人,看了中國時報改主,很多統媒記者(一般論沒有特殊證據)因此失業,可能會不會引起統媒記者覺醒?因而看破馬政府的顢頇無能,或者看清統媒資本主,現實冷酷無情的嘴臉。以上種種,都是有可能發生,但是對事實現狀的改變可能很少!有也是微乎其微,甚至可能更惡化!因為被裁撤的人員,就是失業、同時也失去了發聲的管道,他們的怨言,可能還比不上路邊的狗叫聲引人注意!這是新資方、新管理層,千知百知的情況,甚至被裁撤的人,也應心裡有數的覺悟。

而這一波倖免於難的殘存者,那當然更仰望資本主鼻息,當然更忠心回報新主,現在這種景氣,還有多少個不食嗟來食的有志之士?實在令人好奇。所以媒體生態,當然只有往更擅色腥突圍猛進!這是馬克思雖然有能力,分清資本主義的「侵勞本質」,但是終究其一生,也沒提出解決的方法與思考。強者有可能挑戰更強的,予以代之,弱者卻只會、也只能殘害更弱者,因為現實他的實力,就只能、也只夠如此!

悲觀論的推論,著實讓人很喪氣失望,但是也不要太氣餒,因為通常人的一生,受情緒牽引的時候,要遠多於理性推論的能力。就像每一位醫師,幾乎都學過理想均衡的營養攝取,但是真正面臨三餐飲食時,卻也多是依自己的偏好,只是偏食的輕與重而已。理性優生學的觀點,應該要娶如薛寶釵,那樣體態豐盈、身強體壯的女性,可是真實的情緒,卻可能是喜歡林黛玉體弱多病,優生學上的不適者!感性往往超越理性而行,這存在於很多很多的人的人生當中,也存在歷史或現代的很多社會上。

叔本華很聰明、很有學識,但是長得很抱歉,他也千知百知,但是也沒有辦法終止,他對愛情的冀求或渴求,理性的能為事實上通常是很薄弱,理性必須要用頭思考,感性卻只要透過視覺、聽覺、嗅覺、觸覺等,即可感染。這放在台灣社會民主政治發展過程看來,也一樣適合這樣的觀察。台灣現在的電視特多,到處都是,也 因此特別適合感性的驅動,而不利理性的思考,以前的台灣人,資訊最大宗出口是報紙,可是看報紙用到視覺的同時,也多需用到頭腦,因此有可能顛倒著看(反著表面的文義),但是電視可就比較難反著看聽了,這也可能就是統媒猖狂的一個主因。

既然是聲光主導了,現代社會的感性層次,那麼綠營在悲觀推論時,可能也要有一個解決脫開的思考,那就是更不能讓自己的聲音消失,如果聲音消失了,也許那些被統媒裁撤的忿忿不平的記者,以為無處可去了,有可能只好再回到原本的環境,想辦法苟延殘喘。理性要以理性對之,感性要以感性對策解決!純理性所引發的革命、革新而成功的例子,在世界歷史上,可能得要拿顯微鏡尋找!不要忘了!每一個人都是感性的出生(哇哇地哭),卻是理性的逝去(寂靜地安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