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2年12月1日 星期六

幸福運送者

人生是甚麼?生活是甚麼?財富是何物?幸福何處可尋?我們周遭總會有許多無法立即清晰找到解答的,似困擾、又似繁瑣的問題或疑念,但是這可能是人類與生俱來的一種本能之物。兩千多年前的哲學者,試圖開始定義人生,卻發現愈定義愈多需要定義的不明的未知,我也試圖先做簡單的定義,當早上你一睜開眼,你的生活即已開始,但是要等你腦能思考,你的人生才會開始。富不是財貨本身,而是能買得到的服務,幸福並不是腦的生活而應該是心的生活。

而兩千多年過去了!有人說文明或科技,已經突飛猛進了,可是我們的生活或幸福的追求,是不是也與日俱增了呢?欲望是永遠也填不滿的坑洞!快樂如果只是追求、而沒有辦法創造,好像也困難重重!而正義和名譽的追求,所謂的〝政治的生活〞 呢?我看台灣人這一項毋寧是不幸的!剩下的〝幸福〞真的已是寥寥無幾了!

台灣人普遍不快樂、感覺不幸福!我個人的發現,似乎多是拘泥在幸福追求的前兩個境界佔多數的原因,我的門徒(十多年來我沒有辦法給學分、給學位,只好稱門徒)有一天突然問我:「許信良從小就立志當總統,那你的志願曾是什麼?」,我好像也有過許多志願,不過幾乎已經忘得差不多,但是好像沒有希望過當總統就是了!無法突破170公分的身高,要當運動健將可能有困難,路人甲、路人乙的面貌,不要嚇人就應感到雀躍!沒當教授不求不要(或者應是拿不到)博士學位,要當學者也只是一種〝肖想〞!突然我發現我的人生,有形無形要當什麼?都充滿困難、或是窒礙難行!鍾馗努力考取了狀元,卻在廟堂之上受到冷潮訕笑的待遇,羞憤之下當庭撞柱而死,如果說我變成一個抑鬱不得志的激狂之輩,好像也應不是特別奇怪!

可是在現實裡我回答我的門徒:「想當什麼?我也有忘了!也有好像一直在變,但是現在我最想當一個〝幸福運送者〞!」。經濟學上有所謂「帕雷德效率性」 Pareto efficiency(或稱為帕雷德最適狀態),也就是經濟就是要〝追求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幸福〞。我經濟學也讀、哲學也讀,但是都讀的不好!沒有那麼大的能耐,求取最大的幸福給最大多數人。所以就縮小一點,作一個運送些微幸福,給某一個個人、或是微小的人數,就像郵差把一個信件包裹,那可能是一個喜悅、一個思念、一個等待,從送件人到收件人。人生最美滿的事,就是得到幸福!但是還沒有得到幸福,而能看到幸福,那麼可能也離幸福不遠了!

運送幸福給別人,應該很少會被拒絕或受白眼,而當你把幸福送達時,相信你也會因而看到幸福!即使都只是一些微小的幸福,她可能是一句溫馨的安慰、可能是觀念的釋疑、可能是一個關心的提示,她就是不被其他事物煩吵、一種能自足探究真理(或者不那麼偉大的真誠)的〝觀想的生活〞。其實我寫文章的動力,有一大部分也是基於此!當然虛擬網路上,〝幸福〞能不能送達?就比較無法直接感觸了解!雖然我的留言板門口,偶而也會有一些送達物,好像是一些不要、或不幸的情緒發洩物,但是我除了同情之外,也只是想說:「你的東西有送達!但是我把它留在門外,有空再路過時,請你就把它帶回去吧!」。


沒有留言: